工程動態 

黔江上挺起黃河力量——大藤峽工程壩下交通橋建設紀實
作者:  來源: http://www.oqjwfk.live/gcdt/n646.html   發布時間:2018-03-15
 黃河、黔江,兩條相距遙遠的中國大河,因大藤峽而攜手。2016年11月14日,素有“黃河鐵軍”之稱的黃河建工集團(以下簡稱黃河建工)成功中標大藤峽工程壩下交通橋項目。至此,通過公開招標,國家172項重大水利工程中,已有9項施工訂單被黃河建工收入囊中。
  
  壩下交通橋是連接大藤峽工程左右岸的關鍵性跨河交通要道,承擔著建設期和運營期的主要運輸任務,能否按時通車直接關系到右岸施工進度,進而影響2019年大江截流總體建設目標,其在樞紐區整體布局中的重要作用不言而喻。
  
  “合同約定交通橋工期為20.5個月,但是黔江水深流急,汛期施工風險巨大,每年黃金工作期也就四五個月,所以我們一直與時間賽跑!”黃河建工壩下交通橋項目部負責人姚宇星深知任務的緊迫性和艱巨性。
  
  2017年1月16日,壩下交通橋正式開工。黃河建工先頭部隊克服春節等因素影響,在短短一個月內完成了場地建設、便道修建、設施配置、隊伍進場等前期工作,為主橋工程開工奠定了基礎。隨后,項目部兵分兩路,直擊最難啃的硬骨頭——黔江航道主橋和跨引航道主橋。他們一方面組織搭建鋼棧橋,迅速向江心推進;一方面在引航道內開展超前鉆施工,勘察樁基地質狀況。
  
  隨著首根超前鉆下探,一個重大問題意外地暴露出來:施工區地下巖溶發育程度,比設計預測的高出好幾倍,砂礫石層與溶巖溶洞相互交錯,導致卡鉆塌孔頻繁發生。項目部技術負責人孟北方隨手取了一截巖芯樣本告訴記者:“你看它被侵蝕得像馬蜂窩,我從業幾十年還是首次見到如此復雜的地質條件,這些溶洞裂隙如果不處理,必然成為大橋的隱患,一條小小的裂縫足以給樁基帶來致命的傷害。”
  
  為破解這一技術難題,大藤峽公司多次組織專家展開技術攻關。按照指導意見,項目部增加鉆探設備,調整施工方案,引進先進技術,進一步提高巖芯采集率和完整性,通過在鉆孔中下套管等創新方法,徹底解決了卡鉆塌孔問題,超前鉆工作得以順利完成。
  
  大規模樁基施工開始了,又一個急需解決的關鍵性問題擺在大家面前:根據鉆探成果,樁基所需樁長大大超過原設計要求,平均為48米,最長達75米,最大直徑2.5米。在巖溶強烈發育的黔江上開鑿如此深度和孔徑的鉆孔,失漿和孔口坍塌等現象頻繁出現,嚴重制約樁基施工進度。
  
  通過探索與實踐,項目部總結出適合黔江地質特點的鋼護筒全程跟進的樁基灌注方法,針對“探頭石”毀鉆現象,獨創出鉆頭加焊鋼筋護環的工藝,用小沖程、勤回填的辦法處理溶洞失水……一系列新工藝、新方法的應用,確保了鉆孔樁的成樁質量,一度停滯不前的樁基鉆孔工作又回到了正軌。目前,已灌注111根樁基,完成率92.5%,經超聲波檢測,灌注成型的樁基全部合格。
  
  上天仿佛有意考驗黃河建工人的意志。2017年7月2日, 黔江發生3.1萬立方米每秒的超五年一遇洪水。江面狂風怒號,濁浪翻滾,上游大體積漂浮物擁塞,致使鋼棧橋沖垮。盡管在最短時間內完成了棧橋打撈工作,但面對必須從頭再來的黔江航道主橋關鍵線路施工,若再按部就班常規操作,勢必導致工期大幅度延誤。
  
  關鍵時刻,大藤峽公司組織專家咨詢,加強技術指導,進一步加快工程款審批;黃委給予鼎力支持,要求將壩下交通橋工程作為政治任務,務必保質保量完成任務;河南黃河河務局積極籌措資金和技術力量,千里緊急馳援一線;黃河建工更是將項目作為一號工程予以保障,實行日匯報、周會商制度,舉全公司之力,確保每道工序按期完成。
  
  有了資金和技術支持,壩下交通橋項目部底氣更足了,提出“上資源、定措施、抓落實”九字決戰方針,按照正常施工的雙倍資源配置力量,立即啟動左右岸鋼棧橋同時施工新方案,發出“大干七十天”動員令,分工區開展勞動競賽,建立獎懲激勵機制,一線施工人員積極性、主動性迅速高漲,工程進度全面提速。
  
  走進施工現場,一派繁忙景象撲面而來:大型吊機長臂善舞,迅速精準地將鋼圍堰安放到位;裝載機、自卸車等有序穿梭,及時把混凝土運送至孔樁;工匠們將無數根鋼管精心編織成整齊的支架,緊緊裹護橋墩;浮船平臺上電氣焊接火花四射,12根樁基護筒赫然矗立于江上;混凝土澆筑量逐月攀升,接連刷新歷史紀錄……
  
  截至2018年2月底,位于關鍵線路的黔江航道主橋7號、8號墩樁基施工全部完成,鋼圍堰正在沉放,引航道主橋現澆箱梁模板開始安裝,各項工作正按照施工計劃有條不紊地開展,工程被動局面得到初步扭轉。
  
  在壩下交通橋艱辛施工的背后,有許多令人感動的故事。
  
  泥巴裹滿褲腿,汗水濕透衣背。48歲的姚宇星身上有股子頑強干勁,他白天把辦公室搬到施工現場,來回奔波組織協調,磨透了4雙鞋,幾乎每天都加班到凌晨1點多。2017年10月25日,病情嚴重的母親在醫院病床上打電話,想看一眼小半年未見的兒子,但因為工期緊張,這趟回家之旅始終未能成行。在他的率先垂范下,大家擰成一股繩,擼起袖子加油干,工程建設強力推進。
  
  姚宇星說:“大橋通車后我有個愿望,老母親80多歲了,從沒到過廣西,想帶她來看看我們傾盡心血打造的作品,她一定會為我驕傲。”
  
  張伯琰、馮姍,一對活躍在工地上的夫妻。他們來到大藤峽時孩子才1歲多,為不耽誤工作,干脆把父母和孩子一起接到桂平縣城租房住。丈夫負責安全生產,技術過硬,妻子負責檔案整理,管理在行,夫妻倆被譽為黔江水畔的并蒂蓮。大橋見證著他們的愛情和付出,他們也見證著這座大橋一點點地長大。
  
  已退休數年的橋梁專家郭子慧,本該在家頤享天倫之樂,聽說施工一線急缺技術領軍人員,便主動請纓,在大藤峽一待就是3個多月,積極為工程建設出謀劃策。他提出的浮船平臺打樁新工藝,為河床主墩施工贏得了寶貴時間。
  
  2018年是壩下交通橋工程建設最為關鍵的一年,項目部發起“大干一百天”行動,全力確保汛前完成水下作業,實現關鍵線路施工節點目標。姚宇星說:“我們要在黔江上挺起黃河力量,讓黃河鐵軍的旗幟高高飄揚。”

pc蛋蛋预测软件